浅夏忆汐233

墙头多到数不清的我

我卖麻辣烫的,你爱吗(粉肠/罐狼/甜)

芒果绿茶加冰:


.


✔麻辣烫继承人雀×凉粉摊主眨


✔老规矩带罐狼一起沙雕无脑小甜饼


✔OOC和BUG都是我的


✔不许骂我只许爱我


.


朴志训深知作为一个自主创业人的艰辛。


.


0融资0股东的微型企业,在这条路上更是走得不容易。披星戴月切黄瓜,朝九晚五拌麻酱,加班加点捣蒜蓉。


.


夏卖调凉粉冬卖炒凉皮。


.


双手布满油渍,围裙溅着汤汁。


.


一年到头都挣不了几个钱,平生最有趣的事是看着隔壁麻辣烫店的富二代边切食材边吊嗓子:“世界上最薄的土——豆——片——!”行了朴佑镇,你家为了节省成本耍的那点小把戏全街人都知道了。


.


说朴佑镇是个富二代,那没错。因为这个店是他爸他妈开的,他只需要等着继承就行了。哪像朴志训这种奋斗小青年呀,自己单干。


.


没事,酷就行。


.


久而久之所有来买凉粉的小姑娘都知道了那个戴粉红色袖套和围裙的桃花眼小哥儿,性格上是个贼拉炫酷的人。不搭讪不给联系方式,有人想多说几句话都得抓着一把零钞嚷嚷:“再聊两块钱的呗”。


.


金钱至上,坦坦荡荡。


.


这是朴老板做生意的科学发展观。


.


但是最近似乎生活终于要对他这颗小卤蛋下手了,他的暴富梦很有可能立即就要成真。虽然说是因为自己的好弟弟——这让朴志训稍微有花生碎那么大的不乐意,但是。


.


只要能暴富,一百个裴珍映也得卖出去。


.


朴佑镇当时差点用穿麻辣烫食材的竹签子把他扎成个活刺猬。


.


他是真的疼裴珍映。


.


所以对于朴志训口口声声涕泪交加供起来的财神爷赖冠霖,那是一万个不放心。


.


朴志训这人吧,贫民窟里开出来的凤凰花,漂漂亮亮就是有点缺心眼,死认钱。小时候为了一毛钱的口水糖就能跟隔壁街卖水饺家的金在奂傻乎乎地回家,真的,当时要不是朴佑镇一碗热辣滚烫的汤料泼在这个人贩子脚边当即把金在奂吓得哇哇大哭的话,他的小竹马现在很有可能就被远卖他乡了。


.


想到这儿朴佑镇一直都引以为傲。


.


虽然事实证明金在奂真的就只是个水饺王子。


.


但是这个事例拿来说明朴志训,那足够了。


.


至于我们前文的好弟弟裴珍映,是对面街葱油饼大户的小儿子。和朴志训一样漂亮——从小到大一起玩耍的时候,朴佑镇就尝尝为自己的不好看而觉得和他们格格不入。


.


小眨哥哥和小狼哥哥那都是从仙女的皇冠上无意遗落到人间的珍珠。这是朴佑镇亲妹妹的说法。


.


那我呢我呢,朴佑镇很期待。


.


你?仙女有意在人间开化的家猪。


.


朴佑镇大哭着去找当时忙前忙后卖麻辣烫的爹妈,烟雾缭绕里他妈糊了他一围裙的辣酱,潦草安慰他,你不是有两颗虎牙嘛,啊咧我们雀是这条街上最靓的崽嘛,小眨小狼都没有嘛。


.


朴佑镇啃着手指头笑了。


.


结果第二天和妹妹打架的时候,俩虎牙就被开瓶器撅掉了一颗。


.


那一个礼拜,来他们家吃麻辣烫的人都能免费欣赏一场雀氏求母卖妹,当年还有不知名食客录像了——小黑孩儿搂着他妈的大腿疯狂喊叫她不是我亲妹妹!你卖了她!


.


那凄惨程度,据围观者反应,除了折子戏里的《窦娥冤》那一节,可能没有能媲美的。


.


又扯远了。


.


但是朴佑镇是真的伤心。就好比是上帝刚给他铺好了能走进漂亮人世界的楼梯,他就被打断了一条腿一样。挂着一颗小虎牙的朴佑镇,是朴志训用水果软糖也哄不回来的难过。


.


那时候朴志训还只是乡里乡亲的小眨,不酷,被他求女儿心切的妈妈打扮得像个小女孩,穿粉红色的衣服,扎苹果头,为难地抱着膝盖陪朴佑镇。


.


“你别哭了,我的糖都给你。”


.


不对。朴志训哪儿来的糖。他家吃饭连盐都买不起的。


.


“在奂给我的。”


.


朴志训老老实实交代,其实上次金在奂真不是诱拐,只是把他当成了小女孩想和他一起玩儿而已。但是这话在从小跟着爸爸在琼瑶阿姨的言情剧里辗转难眠的朴佑镇来说,脑补出来的就是另一种模样。朴志训怕不是为了他,舍身换糖。


.


他不敢想了。搂住朴志训的脖子吧唧亲他一口哭得更凶:“你放心我以后肯定娶你。”


.


这就是朴佑镇传遍整个小吃街的轰动事迹,五岁告白小竹马,偏还说出这么煽情的话。


.


裴珍映比他俩都小,他们家生意做得还算挺大的,有俩门店呢,他又是老幺,平时哥哥姐姐都宠,在外面还有雀眨两个哥哥疼。哈,生活过得就好比葱饼上那一层金灿灿的油花,又美又滋润。


.


不过最近油花可能要变成整桶泼上来的油了。


.


用朴志训的话来讲,就是被真富二代看上,可以被包养了。


.


其实谁也不能怪罪,小吃街这么个芝麻大小脏兮兮的贫民窟,谁知道他赖冠霖小少爷那天是抽什么风从自己家的百万豪车上冲下来,亮闪闪的皮鞋踏着满街的塑料袋和卫生纸就相中了朴佑镇家的麻辣烫店。


.


其实赖冠霖那天是和自己的总裁爹闹脾气呢。小少爷生日晚宴定在了市里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结果赖爸爸说有临时会议过不去了,礼物什么的派秘书送到,赖冠霖自己吃好喝好就成了。


.


秘书李大辉心累地看着副驾驶座上委屈巴巴的少爷,精致的礼品盒子被他拆了个乱七八糟,不是什么稀奇东西,百达翡丽的定制款手表,他看都没看就顺手扔进了兜里。


.


李大辉听见的是钞票起钞票落的声音。


.


赖冠霖不高兴了,吵闹着酒店也不去,非要在路边摊吃自己的生日晚宴。


.


李大辉没辙,追随着撒开蹄子的小少爷也跑进店里,就先是被一嗓子“世界上最薄的土豆片”震得差点耳膜出血。环顾四周也没找见个人接待,好在这环境还行,挺干净。


.


柜台里探出来的小脑袋正对着赖冠霖。


.


是个嘴巴被抹得油汪汪的小男孩儿,无辜又幼齿的漂亮长相,瞪着葡萄眼睛冲小少爷说欢迎光临。


.


李大辉没什么反应。毕竟是见过五星级酒店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waiter的人,这有什么可稀奇的。


.


赖冠霖愣住了。


.


其实多半是怂。他的十来年人生里从来没出现过麻辣烫这种名词,既不会点也不会吃,挠挠头看着朴佑镇家大冰柜里满满当当的食材,都煮了吧。


.


听见动静从后厨窜出来的朴志训被李大辉从包里摸出来的金卡晃瞎了眼。


.


这是什么财神爷位临寒舍蓬荜生辉五彩照人光芒万丈。朴志训用尽了自己的成语储存量,然后后知后觉麻辣烫店里没有刷卡机。


.


李大辉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用私人支付宝转了两千。


.


朴志训差点做主把朴佑镇家的店直接卖出去。


.


“您这儿附近有西点厅吗?我需要买个生日蛋糕。”秘书不能忘了职责所在,小少爷还要过生日呢。


.


朴佑镇茫然摇头。朴志训眼睛发光,我给你堆个凉粉蛋糕行不行。


.


李大辉嘴角抽搐着拒绝了。


.


只有刚才柜台边那个漂亮孩子从凳子上蹦下来笑得可甜可甜:“生日快乐!”


.


一直没说话的赖冠霖以一种和麻辣汤料有一拼的火红脸色回了句谢谢,然后看着裴珍映从桌子后面捧出来一碟葱油饼:“这个勉强可以代替蛋糕。”


.


李大辉的白眼还没翻上天。


.


赖冠霖拿着劣质竹木筷子就扎了一块放进了嘴里:“好吃。”


.


他平时在家,据听说是连意大利拌面阿根廷牛排法国马卡龙都说不喜欢的人。怎么着,被十块钱三斤的葱油饼,戳了点?


.


李大辉觉得完球。自己怎么跟总裁交代。


.


“小少爷误打误撞进一家麻辣烫店里对着一个卖葱油饼的面红耳赤说好吃”


.


裴珍映真的很无辜。他那天只是很平常地找哥哥们玩儿呀,也没看出来赖冠霖有多不普通,单纯出于善意给这个寿星尝了尝他家的葱油饼而已。


.


哦大概是妈妈手艺又长进了。


.


那一顿十多斤的麻辣烫吃完,赖冠霖从口袋里摸出来珠光宝气的一块表换了他的名字和还要再来的承诺。裴珍映没怎么当回事,蹦蹦哒哒回家了。然后对着妈妈在手机百度百科出来的赖冠霖的资料淡定地继续吃饼。


.


哦,是小眨哥哥最喜欢的那种人。


.


有钱人。


.


裴妈妈不淡定了呀。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凭着什么手段勾搭到了首富,但是鉴于自己的优良基因传承她那是一百个放心裴珍映能套牢这个什么赖冠霖。


.


毕竟裴妈妈年轻时做蔬果生意,那也是小吃街的一枝花来着,人送外号“富士甜苹果”。


.


后来才改的“油饼西施”。


.


赖冠霖是真的被裴珍映迷住了。回程的路上他不断地跟李大辉描述:“你不觉得我的小天使身上有一种不同凡人的气息吗李秘书!”李大辉边小心翼翼倒车边点头表示赞同。


.


“少爷,如果我没闻错的话。”


.


“那股气息应该是人类所说的——葱。”


.


但是赖冠霖真是铁了心。第二天又带着李大辉登门拜访,光买礼物的钱就足够买这一条街,顺带着红娘朴志训朴佑镇都有份。


.


裴妈妈热泪盈眶就差摁着金龟婿当场拜天地入洞房了。


.


裴珍映有点不好意思:“你真的来了呀。”赖冠霖把他拉过来:“阿姨和你哥哥说把你卖给我了。”无辜的小孩儿一转头,对上拼命挤眉弄眼的亲妈,在她一个眼神里读出来“怕什么你雀哥五岁就敢跟你眨哥告白玩儿亲亲这你们都快二十了嫁娶什么的多正常”的信息。


.


裴珍映看看赖冠霖。


.


有钱。温柔。长的帅。喜欢葱油饼。


.


难怪小眨哥哥昨天不听地感叹:“朴佑镇要有人家一根头发丝那么好我现在就登门提亲。”


.


“那好吧”裴珍映欢快地点点头。


.


等李大辉按约定好的点儿再来接小少爷,站在门口看见的就是身着名牌西服打着领带的赖冠霖挽起袖子在裴妈妈的指导下不亦乐乎给大锅里的饼刷油撒葱的二傻子模样。


.


很好。


.


李大辉选择退出并送上真爱祝福。


.


赖冠霖还要留在这儿吃晚饭。晚饭就是街坊邻居拼一起来的一大桌今天卖剩的东西,朴佑镇家的麻辣烫,朴志训家的凉粉,裴珍映家的葱油饼,赖冠霖准备举筷子被裴珍映制止了。


.


然后赖冠霖听到了毕生最可怕的海豚音。


.


来自朴佑镇的“安扭克莱奥帕特拉”,振彻全街无人能及。大家心甘情愿鼓掌请朴佑镇先坐先吃。


.


裴珍映给赖冠霖解释,这个是规矩,每天吃饭以前开喊,谁的key最高谁先吃。


.


“雀哥哥三天胖了五斤,小眨哥哥比以前消瘦了不少啊。”


.


这就是这个规矩带来的变化。


.


可奇怪的是,今天朴佑镇并没有像平时那样乐颠颠地冲过去风卷残云,而是把座位让给朴志训,主动把肉菜推到了朴志训面前。


.


朴志训大吵大闹着:“诶诶诶我拜你为师是为了光明正大赢你不是收贿赂的!”


.


今天的麻辣烫富二代格外安静,一顿饭一直盯着赖冠霖面色阴沉。


.


小少爷有点发怵,拉一拉准媳妇的衣角:“裴裴快吃,吃完我带你出去吃宵夜。”其实他自己也饿,毕竟从来没有玩过这种贫民游戏的小少爷是没有资格吃到晚饭的,还承担了耳膜碎裂的风险。


.


裴珍映还是嘟着油汪汪的嘴巴:“等我再吃两斤饼就去。”


.


顺便在赖冠霖西装上擦了擦手。


.


李大辉又听见钞票起钞票落的声音。


.


行。跟总裁汇报,您儿媳妇挺接地气。


.


朴志训大概也感觉出来了朴佑镇的不开心,吃完饭刷碗的功夫在狭窄的厨房里絮絮叨叨,劝朴佑镇想开点啦,这个富二代我看挺真心喜欢我们小狼,大不了被骗了或者退了婚还是咱们俩累死累活继续赚钱养小狼呗。


.


“你别忘了你五岁就发誓要娶我哎。”


.


“彩礼赚够了吗?”


.


“好好努力吧朴佑镇同志。”


.


朴佑镇忽然就扭过头来直勾勾看着他。


.


“可是连小狼都知道你喜欢赖冠霖那种有钱人。”


.


“我一个卖麻辣烫的。”


.


“你爱吗?”


.


朴志训几乎是跳起来暴打朴佑镇的头,看看他的脑子里是不是全装的是他家的麻辣底料和世界上最薄的土豆片。


.


“啊你是不是傻!”


.


“小狼才能嫁给高富帅。”


.


“我只觉得凉粉和麻辣烫就很配。”


.


五岁的时候他为了哄朴佑镇,说一颗小虎牙最好看啦。


.


二十五的时候还是为了哄朴佑镇,说没钱的男人最帅啦。


.


弟弟会有弟弟的豪门幸福。


.


可是我也没说跟着你卖麻辣烫就不幸福啊。



【END】

评论

热度(263)

  1. 浅夏忆汐233芒果绿茶加冰 转载了此文字
  2. 科学猫太芒果绿茶加冰 转载了此文字
    妈妈点头答应这门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