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夏忆汐233

墙头多到数不清的我

【All罐】葡萄小精灵(賀文)

朝朝:

 @清水葡萄 


亲爱的葡萄,祝妳生日快乐!


--------------------------------------------------------------------------


在仙界中,有一只叫葡萄的小精灵,她开心的时候会在花丛间穿梭,晃动花瓣,形成一股微风,轻轻拂过人间的枝叶,调皮的时候就把花朵上的露珠通通打落,从天空降落成了雨,滴在某个匆匆经过的行人身上,而她最爱做的是趴在花朵上,拨开层层的云,窥探人间形形色色,


 


有一天她决定降临韩国的某间宿舍…


 


「如果,我能给你一个机会进入时空隧道,」


「你最想选择的是什么时候呢?」


------------------------------------------------------------------


李大辉:他五岁的时候


 


李大辉在找赖冠霖之前,跳了一系列的女团舞,外加浑身解力的撒娇,总算让葡萄小精灵答应了他的一个请求,


 


「你为什么要变回五岁的样子阿?」葡萄小精灵看着瞬间缩小的李大辉,一张脸蛋圆滚滚的,整齐的西瓜头,呆萌呆萌的,


 


「这样才能和冠霖一起玩!」


 


葡萄小精灵还没搞懂他话中的意思,李大辉就像箭一般的冲出去,准确无误地找到在角落堆沙的五岁赖冠霖,


 


小孩哪来那么多想法,两个人很快地打闹在一块,兄友弟恭的玩起办家家,赖冠霖捏了一个兔子给李大辉,李大辉笑着回报他一串泥丸子,到了赖冠霖的妈妈来找他的时候,两个人脏的彻头彻尾,看不清原本的模样,


 


然后,赖冠霖抱着李大辉哭着不肯回去,


 


「…………」李大辉被他搂得紧紧的,小孩子力气不大,却好似紧紧掐住他的心口,那怕是明天再见这样简单的谎话---他也说不出口,


 


想替他擦掉眼泪,却发现双手都脏兮兮的,他抬头一看,赖冠霖的鼻涕跟眼泪混成一团,活像个小乞丐,


 


「噗,」李大辉笑了出来,将头缓缓贴上对方的额头,在他的泪水里看见自己的倒影,




「In the future,we will meet again.」


我们,未来再见。


-------------------------------------------------------------------


河成云:他走失的时候


 


过年的人潮多的可怕,葡萄小精灵抓紧河成云的一根头发,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压扁,


 


进进退退一阵子,河成云突然用尽全力拨开前方的人,将躲在角落的小小孩抱了起来,七岁的赖冠霖吓得全身僵硬,脸色发白,


 


河成云把围巾给他围上,将他牢牢得护在怀里,不让人潮伤他半分,纵然自己被撞得七零八落,他也丝毫不松手,直到平安的将赖冠霖交到他父母手上为止,


 


「其实你可以不用担心的,」葡萄小精灵看着全身狼狈的河成云,「在过五分钟就会有人将他送到警局。」


 


河成云拍了拍衣服上的皱褶,不以为意的回答,


「在机场的时候,冠霖总是体贴的将我护在身边,我就想,其实我也一样,如果哪天他迷失在人群里,我也会不顾一切地护他周全。」


-------------------------------------------------------------------


金在奂:我对他帮助最大的时候


 


今天是赖冠霖小朋友的十岁生日,在幼儿园里举办生日派对是很风光的一件事情,为了让冠霖开心,妈妈很早就帮他准备好很多很多的糖果饼干,还特地订了大蛋糕,


 


但妈妈却没想过爱玩也是小孩的天性,


 


最初的赞叹过后,情况就有些失控,每个小孩开始各自玩起各自的玩具,四散在各个角落,看着孤孤单单坐在位置上的赖冠霖,妈妈和老师开始着急,


 


这时---一个巨大的熊布偶进场了,瞬间吸引所有小孩的目光,他开始唱起儿歌,


 


「三只小熊生活在一起~熊爸爸熊妈妈熊儿子~」


 


大家都跑来熊布偶面前跟着哼哼唱唱,不知不觉将赖冠霖围在中间,接着,熊布偶拍起节奏,唱起英文生日歌,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you~」


 


所有人跟着节拍唱起来,诚心地祝福今日寿星,被围在中间的赖冠霖笑得好开心,小小的脸颊红噗噗的, 


 


没人知道在布偶装里的人是十年后风靡整个韩国歌坛的SOLO歌手金在奂,他穿着厚重的布偶装,汗流浃背,努力唱着简单毫无技巧的英文生日歌,只因为顾及一个人的心情,


 


等到生日会结束,葡萄小精灵在小孩冲过来包围金在奂之前,赶紧将他拖进时空隧道里。


--------------------------------------------------------------------


粉肠团:他最孤单的时候


 


「果然是冠霖阿……」


「没错。」


 


葡萄小精灵在一旁困惑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这是他们当中,唯二选在相同时间的其中一组人马,朴志训和朴佑镇,正占据着花盆,一人一边偷窥着在树下坐着的赖冠霖,


 


他单手支撑着下巴,漫不经心地打量着球场上的来球比赛,看似丝毫不在意,但双眼里有着骗不了人的羡慕,


 


「冠霖在干嘛呢?」朴佑镇有些不解,怎么不下去打一场,他平时不是老缠着他打篮球吗?


「笨蛋,你忘了他之前说过的阿,关于国中的事情……」


朴志训白了好友一眼,心疼的看着明显被孤立在一旁的弟弟,


 


不论在哪个年龄层,只要是超出平均以上的成长,就会宛如鹤立鸡群般格格不入,惹人眼红,没有人比朴志训更了解这恶劣的社会性,


 


「阿……」朴佑镇恍然大悟,开始思考着是否要上去把弟弟抱起来转三圈再说,难得他现在比他还高,


「别傻了。」朴志训一眼就看出朴佑镇的想法,赏了他一个大白眼,「你肯定会吓到他。」


 


「那你说怎么办?」看着孤孤单单的赖冠霖,朴佑镇有些着急,


他们那样暗中护着的忙内,那怕是赖冠霖开玩笑的装委屈装可怜也舍不得他有一丁半点的伤心,


 


看着开始拔头毛的朴佑镇,葡萄小精灵在一旁提醒,


 


「不管你们做什么,只要我们一离开,关于你们的记忆,在他的脑海里就会消失,遗留下来的只剩痕迹喔。」


「痕迹?」


「简单来说,如果你狠狠地亲了他一下,他并不会记得谁亲他,但是他的脸上会留下你亲他的痕迹。」


 


朴志训思索了一会,


然后,朴佑镇和葡萄小精灵看着笑的一脸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朴志训开口,


「你手机有带着吗?」


 


 


赖冠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不想露出沮丧的模样,他不在硬撑打算回家,


 


「你给我过来。」


 


有些奇怪的中文传入他的耳朵,他一回头,看见了相当俊美的一位小哥哥,他犹豫着,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在叫他,这时,小哥哥又开口了,


 


「你给我过来。」


「………………」


妈妈说遇到奇怪的人要快点逃跑,


但赖冠霖却一点也不想离开,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人陪着他玩了,


 


他缓缓走过去,


 


「Do you know B-Box?」还是一样奇奇怪怪的口音,不等赖冠霖回答,朴志训按下音乐,直接秀给赖冠霖看,


 


强烈的节奏感搭配看起来很炫的舞步,赖冠霖一下子就着迷了,开心地拍手,一双眼睛弯弯的笑着,瞬间对朴志训的好感度暴增一百倍,


 


「安可!安可!」


 


看着赖冠霖小迷弟的模样,朴佑镇也不甘示弱,将手机放在一旁,直接下场来段freestyle,迷的赖冠霖又拔高了好几个音域,


 


这是一个从未见过的世界,赖冠霖想,比篮球还要好玩,


 


而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在葡萄小精灵的示意之下,朴佑镇只能暂停手机音乐,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赖冠霖,


 


彷佛隐约知道着什么,赖冠霖走上前拉住朴志训衣角,


 


「Don’t go.」没有掉眼泪,只是静静地望着朴志训,一双大眼睛充满着不安,


 


「……………」朴佑镇瞬间就红了眼眶,


 


朴志训没有哭,对着赖冠霖笑得很温柔,一双桃花眼满满的溺宠,他弯下腰摸摸他的头,


 


「下次在出道舞台见面吧,我会再给你一个bobo的。」


 


说完,吻上赖冠霖的额头,


 


「呀!」朴佑镇在一旁扑了过来,


「我也要亲!」


 


朴志训迅速转身使出擒拿术,两个人半拖半拉的进入隧道,朴志训朝着赖冠霖大喊,


 


「一定要来韩国阿,我会教你poping的。」


「冠霖,哥会让你知道谁才是舞蹈的center-------」


「没用的,冠霖超级迷恋我的。」


「你这个臭不要脸!」


 


眼看两个人就要在时空隧道里打起来,葡萄小精灵赶紧跟上前劝架。


-------------------------------------------------------------------


裴珍映:他在PD2降至F级的时候


 


看着一排排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练习室,裴珍映有些怀念,


这场美梦是从这里开始的呢,


 


在心中深深吸一口气舒缓紧张的情绪,他将练习室的门一道道打开来,


 


「你在找什么呢?」葡萄小精灵跟着他身后,一不小心差点撞上来不及关上的玻璃门,


 


裴珍映没有回答,站在最后一间练习室前不动,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找到了。」


「……咦?」葡萄小精灵好奇的飞向前,里头隐隐约约传来吸鼻子的声音,


「他是不是在……」


 


没等葡萄小精灵说完,裴珍映用力的将门打开,让外头的光线照满整间练习室,也让躲在里头的人瞬间无所遁形,


 


赖冠霖穿着刚换上的衣服---灰扑扑、代表F班的衣服缩在角落,脸上有清晰可见的泪痕,


 


「那、那个、」他显然被吓了一大跳,本来就不熟练的韩语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裴珍映什么话也没说,上前用力的抱住他,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将脸埋在他的肩膀上,模糊不清地说了句话,也不知道是不是惊吓过度,赖冠霖一动也不动的让裴珍映抱着,两个人就这样互靠在对方的肩窝上,任凭外头的风将里头的歌词单吹的凌乱,


 


时间仿佛暂停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裴珍映在抽身离开前,在他耳边又低声呢喃,过于珍惜轻柔的语调让葡萄小精灵靠的在近也听不清楚,


 


然后裴珍映就这样起身离开,走出了练习室,


 


「不多说点什么在走吗?」葡萄小精灵在挥了挥手里的魔法棒,「还有五分钟喔。」


「这样就可以了,走吧。」裴珍映站在她面前,没有丝毫的犹豫,


 


因为,想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了呢,


 


来到你最沮丧的那一刻,我最后悔的那一瞬间,


练习室门板隔出不过几公分的距离,我却没能鼓起勇气前去拥抱你,只能静静的站在门外,在你收拾好之前陪着,


那时候的我们还只是点头之交,好像也没什么立场谈非说不可,


即使如此,我还是---


 


做得好,


冠霖阿,独自面对这一切,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想对你这么说。


-----------------------------------------------------------------


姜丹尼尔:圣诞节过后,我最空闲的时候


 


「尼尔哥?」


赖冠霖惊讶的看着丹尼尔,他不是跑通告去了吗?


 


「霖霖,一起来写一段rap吧。」


「内。」


虽然不懂哥哥到来的理由,看起来的模样似乎也有些不同,


 


但没关系,赖冠霖是个小话唠,他最喜欢和哥哥们待在一块儿,


 


「尼尔哥,给你看……上次你跟我约好之后,我就自己先试着写出一段了。」


赖冠霖开心的把笔记本递过去,上头密密麻麻,删了又写写了又删的句子,可见他下了一般功夫,


 


「哇……」说了几百次的丹尼尔还是要说,


「我们冠霖的韩语真的很好啊。」


「嘿嘿嘿嘿……」给他哥一个大牙龈微笑,


 


两个人就这样凑在坪数不大的房间里,大大的身躯围着小小张的桌子,拼拼写写,赖冠霖时不时的被丹尼尔逗笑,而丹尼尔则时不时的被小孩的想法惊艳,觉得他弟弟简直是语言天才,


 


夜渐渐深了,霜重露浓,


到底是还在长个子的年纪,不知不觉,赖冠霖靠着丹尼尔睡着了,


 


感觉到右手传来的重量,丹尼尔低头,从他的视线往下看,赖冠霖的睫毛根根分明,浏海垂在额前显得稚嫩,规律的呼吸打在他裸露的手臂上,灼热的温度传进心里,烫得他砰砰作响,


 


缓缓地移动右手想要将他扶到床上,没想到赖冠霖哼哼了几下,蹭着手臂不愿意离开,


 


丹尼尔觉得自己的心顿时软的一蹋胡涂,


只好悄悄的拉过被子,先将他裹成一团,


 


然后缓缓地亲吻小孩的额前发,


---是我的雪宝呢,


 


 


以为凭着一起出道的缘分我们能有更多的时间,


没想到汲汲营营,忙忙碌碌,日子就这么过了一半,


 


有好多约定都还没完成呢,


搁置,难以实现,却很美好,


就好比我对你的心意一样,


 


 


葡萄小精灵看着丹尼尔虔诚的模样,提醒的话语到了嘴边竟有些不敢开口, 


 


「等他醒来…是不会记得这些歌词是你写的。」


「记不起是我写的没关系。」


至少,他会看见我的心意,


 


丹尼尔在纸上写下句号,


完成了横跨一年的圣诞节约定,


 


「I love you but no trace.」


我爱你,不露痕迹。


-------------------------------------------------------------------


黄旼炫&邕圣祐:他最危险的时候


 


华丽的大门背后传来阵阵的交响乐,里头是一场关于电影的杀青宴,葡萄小精灵咻的一下,躲进了黄旼炫的衣领中,她对着站在一旁的邕圣祐说,


 


「你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呢?」一直生活在花团中的她,有些害怕这门后的繁华喧嚣,


「真抱歉,有些事情非做不可呢。」


「看来我们想的都一样。」黄旼炫二话不说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身材好脸蛋好的人不论出现在哪都很引人瞩目,黄旼炫和邕圣祐一进场,就有不少人向前试图搭讪,闪过一票又一票的人,邕圣祐开始感到不耐烦,他有些焦躁的开口,


 


「你看见了吗?」


「还没呢。」


 


黄旼炫反手拨开黏上来的人,一双狐狸眼同样显得焦虑,不断的反复察看下,终于让他在另一侧的入口看见了赖冠霖的身影,抓住反方向的邕圣祐连忙追了上去,


 


 


 


「你、你们不是他以前的团员吗…」躺在地上的是电影中的其中一名主演,服装凌乱,厚重的妆容也盖不住他被黄旼炫狠狠打过一拳的痕迹,


 


「以前?别以为他离团后就没人撑腰,」黄旼炫嘲讽的看着他,「我无论如何都是他哥。」


「你要是敢在对他下手,」邕圣祐拿着手机拉开对方的外套---迷药、毒品,一样也不少,他拍下证据,威胁的说着,


「就等着在演艺圈身败名裂吧。」


 


看着他们气势汹汹的模样,主演夹着尾巴迅速离开了,


 


黄旼炫和邕圣祐同时回头,看着不远处靠着柱子睡的正熟的赖冠霖,


 


「多大了,怎么一点心眼也没有。」邕圣祐叹气,轻轻的将赖冠霖扶起来,黄旼炫从他的外套口袋找到了房卡,


 


「走吧,在楼上呢。」


走了几步却发现没人跟上来,黄旼炫回头,


 


「咱们换个手好不?」邕圣祐苦笑的看着他,「冠霖真的很大只。」


时光的差距,赖冠霖早已是成年男子的体格,以前就抱不动了,何况是现在,


 


「………………」黄旼炫什么也没说的接过手,庆幸着自己的胸肌腹肌臂肌大腿肌都还在,


 


 


两个人把赖冠霖在床上安置好,将他的领带解开、外套脱下,拿起手机联络经纪人,


 


葡萄小精灵在赖冠霖旁边飞着,好奇的问,


「为什么你们会知道赖冠霖会在杀青宴的时候遇见危险呢?」


 


「冠霖从以前就很爱看韩剧,老是喊着自己以后也要去演戏,」黄旼炫骄傲地看着熟睡的弟弟,


「而我们的忙内只要是想做的事情,就一定会把它做好。」


 


「然而电影圈可不比演艺圈单纯,」出身演员公司的邕圣祐很了解,「最容易出事的不是庆功宴就是杀青宴。」


 


听着两个人的回答,葡萄小精灵没有多做评语,她挥一挥手,


「时间到了,我们走吧。」


 


在踏入时空隧道之前,黄旼炫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弟弟,


「提前看见冠霖20代以后的样子也真是值了,果然是不会让人失望的孩子。」


 


「演戏肯定也没问题,就是不晓得在剧组里有没有被欺负,」邕圣祐的语气温柔又无奈,「也是常常委屈自己的孩子呢。」


 


「不用担心,虽然是男配,但戏份也不少,导演特地给他和女配加了一场吻戏。」话一说完葡萄小精灵就感到寒风刺骨,


 


「……吻戏?」


「……女配的房间号是多少来着……」


 


「我们必须回去了!!!」葡萄小精灵二话不说的拖着两个人进入时空隧道。


--------------------------------------------------------------


尹智圣:他生命的最后


 


尹智圣转开了门把,看见床上躺着一名老人,满脸皱纹,白发苍苍,风华不再,但眉宇之间温润如画,能窥见一点当年的风采,


 


尹智圣就这样静静看着,随后打量着四周,窗明几净,脚下铺着松软的地毯,暖气运作,温度适宜,不远处的桌上摆着不明陶土艺术品当装饰,墙壁上还贴着学龄儿童创造的毕加索抽象画,


 


尹智圣走向一旁的玻璃橱窗,里头有着各式各样的照片,他看见参加孙子生日会的赖冠霖、和儿子拥抱的赖冠霖、结婚的赖冠霖、获得大奖的赖冠霖,还有保存的相当良好的照片,告别演唱会结束后的合照-wannaone的忙内赖冠霖,


 


他终是忍不住热泪盈眶,


 


这时,


床上的老人动了动身子,尹智圣回头,对上了一双熟悉到不能熟悉的眼眸,


 


「居然梦见智圣哥了…」年近百岁的赖冠霖,一双眼睛满是皱褶,却笑出个撒娇的意味,他蹭了蹭枕头,又沉沉睡去,


 


尹智圣走向前伸手拂过他的鬓角,银白色的发丝穿过尹智圣的手掌,细碎又柔软,他对着在场唯一的观众又哭又笑的说


 


「我们冠霖即使年老了还是风采逼人。」


 


「你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呢?」葡萄小精灵忍不住开口,她相当好奇,比其前面几位选择的风华正茂的年少时光,在这段安稳的时光里,尹智圣究竟想看见什么?


 


「你知道我和冠霖有着相当大的年龄差吧?」尹智圣替九十多岁的赖冠霖拉好被子,顺好胸口的领子, 


 


「所以我总是走在他的前头,」


「我时常想着,他晚年是否儿孙满堂,颐养天年,还是忙着忙着就孤独了一生,抱病不起,」


「想着想着,总要看一眼才能安心,」


 


尹智圣对葡萄小精灵伸出手,


 


「现在,我看见了,也放心了,」


「谢谢妳,我们可以回去了。」


--------------------------------------------------------------


葡萄是只可爱的小精灵,透过云朵窥探人间形形色色是她最大的喜好,


 


看着看着,她喜欢上了赖冠霖,


 


凡间怎么会有那么纯洁无瑕的灵魂呢?


 


可惜,她远在天空的另一端,


无法为赖冠霖做些什么,


 


好在,好在他身边的人跟她一样珍惜,


时空隧道实现的不止他们的愿望,


也是她的愿望。


-----------------------------------------------------------------


我不能祈求你远离灾恶,


因为那和幸福一样自然存在,


不断地在命运里轮回交替,


 


只愿你,


走在低谷时有人相伴,眺望高峰时有人分享。


----------------------------------------------------------------------


认识葡萄的原因是看见了她的「冠霖尼总是提不起劲」,那时候all罐挺冷门的,我就觉得自己挖到宝物了,鼓起勇气给她留了自己的感言,一来一往就认识到现在,即使后来熟了,她在我心里还是指标般的存在,


然后我最喜欢的是痛觉敏感(并没有人想知道)


总之,葡萄就是很棒啦! 

评论

热度(257)